药占比降至30,上海深GPO降价有别

医药网4月15日讯
4月12日,吉林省社会医疗保险管理局的一纸公文让不少关注吉林省药品市场的人在周末前夜甚是闹心:“吉林各公立医疗机构通过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的总费用较上年采购同等数量品规的药品总费用明显下降,力争达到30%以上;而各公立医疗机构到2019年底药品(不含中药饮片、国家谈判品种)收入占医疗收入比重总体下降到30%以下。”可以说,刀刀见血!
这是挂网征求意见的《吉林省关于开展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工作指导意见》中的内容,其还要求各公立医疗机构通过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保障药品安全有效、价格合理、供应充分,增强常用低价药、妇儿专科药、急救抢救药、市场短缺药品的供应保障能力;探索建立“结余留用、合理超支分担”的激励约束机制,以适当方式将降低药品费用腾出空间用于提高医务人员薪酬水平,实现三医联动。
跨区域联盟全国漫游
吉林省也要加入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了,而且是参照深圳模式(吉林版的“深圳模式”),具体来说就是借鉴广东省特别是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的新模式和新做法,结合吉林的实际推行公立医院开展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即以量换价,实现药价明显降低,规范药品流通秩序,净化流通环境,改善行业生态。
那么何为深圳模式呢?记者了解到,深圳市已于今年3月28日正式实施国家组织采购药品,根据《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深圳市补充文件》显示,对4+7中选品种,与GPO结果一致(同通用名、同剂型、同规格、同生产企业),将按照4+7集采中选药品价格,对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平台价格进行调整。若是不一致的,则按照4+7集采中选药品价格,直接纳入到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平台进行采购。注意,未中选品种,凡是在2016年深圳市GPO目录已成交的,则要迎来新的一轮价格谈判。
这就是深圳跨区域联采做法,目前深圳跨区域采购联盟已囊括了广东省内半数以上的城市与之合作,并向黑龙江、云南等地扩张。按吉林的逻辑,还会不会有其他省份复制?不好说,但可以肯定的是,国家层面对此持乐观态度,如果非要做一个判断,在这种控费的主基调下,可能还会有复制者。
分步分批、稳妥推进
从目前趋势来看,既要尊重以市场为主导的药品价格形成机制,又要更好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坚持平稳过渡、妥当衔接,跨区域联盟似乎就是一个不错的选择之一。吉林省采取的方式是坚持试点先行。
具体来说就是按照分步分批、稳妥推进的原则,先期拟以长春、吉林、延边等部分市为单位,组织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先行开展跨区域联盟采购试点工作,鼓励其他医疗机构参与。而且,开展跨区域联盟采购的试点市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作为药品采购主体,自愿在两个平台上采购药品,原则上在同等质量条件下的通用名相同的药品,选择价格较低的平台进行采购。
不过,需要提醒业界注意的是,吉林省开展跨区域联盟采购的试点市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必须通过两个平台采购药品,严禁网下采购,并执行零差率销售。
自主切换平台,目录与深圳一致
根据意见稿,由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组织负责搭建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对接试点市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药品生产经营企业、相关部门的信息。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上药品应与深圳市确定的药品集团采购目录相一致。
深圳市药采组织负责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上药品的质量和供应工作,不参与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上药品的配送,生产企业可委托经营企业进行配送或自行直接配送,医疗机构从生产企业指定的配送企业中遴选配送企业。且试点市辖区内公立医疗机构与深圳市药品集团采购组织签订相关委托采购协议,按照试点地区公立医疗机构在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上有需求药品的上年度总用量的60%-70%估算预期采购量,签订带量购销合同,同时明确合同期内各品规药品的供货价、付款要求和违约责任。
针对药品的具体采购,方案提出,根据临床实际需求,合理制定药品采购计划,自主选择在吉林省药械采购服务平台或跨区域联盟采购平台进行药品的采购工作。医疗机构作为药款结算第一责任人,应按合同规定与企业及时结算,从交货验收合格到付款原则上不超过30天,降低企业交易成本。
此外,建立试点市药品跨区域联盟采购在线监管平台,对公立医院的药品采购数量和价格、供应保障及时率、临床合理应用、质量安全等情况实施在线监督,健全药品临床应用监测,加强对公立医院辅助用药、超常规用药的监控,促进药物合理使用。

颇受关注的深圳GPO细则终于落地。8月3日,深圳市卫生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印发《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目录管理办法》《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组织管理办法》《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规定》的通知。3个细则文件对集团采购药品目录的编制管理,集团采购组织的遴选、监管,以及生产企业、配送企业、公立医院等重要参与方如何推进GPO作出了详细的规定。从8月8日起文件正式施行,试行2年,目前处于制定采购目录阶段。

上海GPO则更进一步:由上海5家三级医院和6个区县所属的公立医疗机构成立药品集团采购联盟,已进行了初步探索。近日公开的最新静态数据测算结果显示,首批抗微生物类药品实行集团采购后,采购金额总体降幅可达20.8%。

沪深有别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教授、上海市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主任胡善联在仔细比较了深圳和上海的GPO执行细节后,指出二者之间的显著区别:从组织形式上看,上海是由公立医疗机构共同组建采购联盟,同时委托上海市医药卫生发展基金会下属上海医健卫生事务服务中心作为第三方非盈利性组织;深圳市GPO组织是药品经营企业,不是医疗机构。

胡善联分析认为,组织形式的不同将导致购买方式不一样。上海是需方,医疗集团直接购买;深圳是供方,由药企组织,但需要公立医院集团采购组织遴选委员会遴选确认,属于间接购买。从经济学性质看,深圳是“供方的垄断”,上海是“需方的垄断”。如果从市场机制角度推测,上海形成医疗集团购买力,向生产企业和供应商索取药品折扣,可能谈判下来,医院购买折扣更多,药价可能降得更厉害。而深圳方面GPO组织是药企,产品质量和供应情况可能会更有优势。

“但具体成效如何还要等试点后看结果。各地根据不同情况来推行GPO,有差别,是各有特点的不同模式探索。深圳、上海模式成熟后也有望在全国推广,未来GPO是趋势。”前述专家告诉记者。

哪些品种?

上海第一批GPO采购药品主要是抗微生物类药品,从具体采购情况看,目前中选结果与2015年临床使用结构基本吻合,医疗机构原使用药品78%均进入中选采购目录;基药的中选率为98.7%。而企业的参与度也很高,总计有528家企业申报,其中包括89家外资、中外合资企业,中选率为50.57%。

而在深圳方面,集团采购组织根据市卫生行政部门制定的集团采购药品质量层次的规定,综合考虑药品的质量和价格、临床用药需求和市民用药习惯,并征询由深圳市卫生行政部门组织市公立医院药事专家委员会意见,通过竞价、谈判等方式,确定《深圳市公立医院药品集团采购目录》内各品规的供应药品及供应价格。

值得一提的是,深圳的办法明确每一种药品的通用名、剂型、规格。同一通用名称药品的品种,注射剂型和口服剂型各不得超过2种,处方组成类同的复方制剂1-2种,并要兼顾妇女、老年和儿童等特殊人群的用药需要,包括上年度全市公立医院在广东省药品电子交易平台采购总金额排名前80%以内的药品,以及常用低价药、妇儿专科药、急救抢救药和市场供应短缺药品。

降价压力

试点GPO
,业界关注的焦点之一就是药品降价压力太大。尤其是对药品供应的担忧,特别是一些廉价药,如果要再降低价格,可能会导致这些品种消失。此外还有药企人士指出:“如果把降价作为采购的重要依据,一些特殊药、原研药基本上做不到。”

“在药品招标采购平台,药价一般会降低20%-30%。GPO往往在该地区招标采购的基础上,再进一步降价,约20%-30%。假定一个药品价格原招标下降了30%,GPO再下降30%,那么前后两次降价实际该品种共降了39%;如果是先降20%,再降20%,就是24%。所以普遍来看不少品种大约降幅范围在24%-40%左右。”采访中有权威药物经济学专家给记者算了一笔账。

但这并非是进入GPO所必须的降价门槛,因为具体到特定某个品种,有的品种降价可能远远达不到20%,有的超过30%,这和药品的品类有关。此外,除了生产环节压缩成本降低药品价格外,还可以从流通和配送环节压缩成本,通过缩短流通渠道来降价。

“对于GPO组织,首先提到的就是降价。”胡善联建议:“但GPO不限于单纯的价格方面的工作,还应该考虑延伸服务,比如,药企对于药品信息的提供;供应链环节的改善,医疗机构减少库存,提高配送效率等。”

此外,专家认为还要提倡竞争性,可以允许有多个GPO同时存在,彼此之间形成竞争,并接受政府部门的监督。目前上海的5家三级医院和6个区县所属的公立医疗机构成立药品集团采购联盟已实现初步探索,上海共有16个区,有其他的组织也可以进来,呈现多样化的竞争性。

相关文章